講中國歷史,看歷史知識,盡在講歷史網

書生胡適為何可放肆批評蔣介石?胡適與蔣介石的關系

來源:講歷史2015-07-31 15:37:21責編:桂婷人氣:
字號:小號|大號
【內容導讀】胡適與蔣介石君臣關系:我們常說蔣介石是獨夫民賊,一意孤行,不能虛心接受別人的批評。可是在看他和胡適的交往史時,感覺卻不是這樣。胡適是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的代表人物,…
胡適與蔣介石君臣關系:我們常說蔣介石是獨夫民賊,一意孤行,不能虛心接受別人的批評。可是在看他和胡適的交往史時,感覺卻不是這樣。胡適是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的代表人物,他常常拿言論自由、民主憲政和保障人權等問題批評蔣介石,要知道,老蔣當時是一黨專政的最高領袖,口含天憲,生殺予奪全在一人,而他對胡適的逆鱗批評不但沒有打擊報復,而且在很多時候還接受了對方的批評,一輩子堅持結交胡適這樣的諍友,實在是非常難得和難能可貴的。

1934年年初,蔣介石在南昌發起“新生活運動”。這個運動以儒家的“禮義廉恥”為中心思想,以蔣介石的“三化”(生活藝術化、生活生產化、生活軍事化”)為行動指南,其目的是要在全國范圍內推行一場“改造國民生活形態以及行為模式”的教育運動。為了掀起這樣一場運動,蔣介石在《新生活運動發凡》的演講中說:革命就是依據一種進步的新思想或主義,用人的力量徹底改進每一個人以至整個國家的生活形態。“簡言之,革命即生活形態之改進也。吾國革命之所以迄今尚未成功,即在于全國國民之生活形態始終無所改進。”他強調:“新生活運動”既是使國民革命得以成功,中華民族得以復興的一項重要措施,也是要求全國國民在衣食住行方面能夠徹底改進的一種社會教育運動。蔣介石的號召一下,國民黨統治區域,各級黨政機關無不聞風而動,熱烈響應。蔣介石手訂的小冊子《新生活須知》,鋪天蓋地,充斥機關、學校等各行各業,被視為人人必須遵守的法規經典。
在國民黨各級黨政官員紛紛獻媚取悅之時,胡適不但沒有為最高領袖發起的這個運動闡釋劃時代意義,反而逆風而上,在《獨立評論》和《大公報》上發表《為新生活運動進一解》,批評蔣介石太夸張新生活的效能。在文章中胡適毫不客氣地說:“要知道,救國與復興民族,得靠知識與技能,和鈕扣碗筷的形式不相干。”“要清楚認識,新生活運動應該是一個教育運動,而不是一個政治運動。生活習慣的改革,不是開會貼標語所能收效的。若靠一班官僚來提倡新生活,只可以引起種種揣摩風氣,虛應故事的惡習慣,只會增加虛偽而已。”“我們不要忘了生活的基礎是經濟的、物質的,人民太窮,決不會有良好的生活習慣。生活提高了,知識提高了,不但會路不拾遺,拾了遺物還會花錢去登報招領。”在當時的中國,胡適竟敢如此批評黨和國家最高領袖提出的一項政治舉措,往小了說是目無尊長,往大點說就是別有用心的一小撮敵對勢力和反革命的代表猖狂地向黨進攻,此事如果發生到紅太陽時代,胡適早被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砸了個稀巴爛。可奇怪的是,蔣介石竟然沒有作任何表示,連讓登胡適文章的刊物停刊整頓的措施都沒有采取,太沒有偉人氣魄了。
書生胡適為何可放肆批評蔣介石?胡適與蔣介石的關系
作為最高領袖的蔣介石能具有這種雅量,自然贏得了胡適的認可。后來,胡適不止一次地對人說:“蔣先生長進了,氣度變闊大了,態度變平和了。能夠相當的容納異己者的要求,尊重異己者的看法了。”胡適的這些話傳到了蔣介石的耳朵里,蔣介石還派人向胡適表示感謝。我有點搞不懂了,胡適不過是一個無職無權的知識分子,而蔣介石是掌握黨政軍大權的一國領袖,犯得著如此在意一介窮儒的說法嗎?盡管如此,胡適對蔣介石的缺點并沒有放過,仍時不時地予以批評,而且動不動就拿當時的政治體制說事。

1951年5月,胡適從美國寫了一封長信給蔣介石,勸蔣考慮“國民黨自由分化為幾個獨立的政黨”,而且第一件事便是“蔣介石辭去國民黨總裁”。1952年9月,胡適又寄了一封長信給蔣介石,直言:“民主政治必須建立在多個政黨并立的基礎上,而行憲四、五年來未能樹立這個基礎,是由于國民黨未能棄‘黨內無派、黨外無黨’的心理習慣。言論自由不是憲法上的一句空話,必須由政府與國民黨明白表示愿意容忍一切具體政策的批評,并須表示,無論是孫中山、蔣介石,無論是三民主義,五權憲法,都可以作批評的對象。”
1949年蔣介石兵敗大陸去了臺灣,正是朝不保夕風雨飄搖之時,求得穩固生存乃是老蔣當時最主要的任務,胡適沒有在這方面出謀劃策,而是要實行民主制度,竟然要“蔣介石辭去國民黨總裁”,放棄國民黨一黨執政的地位,還幻想要把孫中山、蔣介石、三民主義、五權憲法,都作為批評的對象。一個國家的根本制度都要批評了,胡適這不是鼓動人們造反嗎?對這種“妄圖顛覆國家政權”的危險分子,老蔣應該利用國家專政機器一舉剿滅。
可糊涂的老蔣卻沒有這樣做,反而在胡適1952年月11月19日應邀回臺灣講學時,派蔣經國為代表前往機場迎接,加入了各屆人士一道熱烈歡迎胡適的隊伍。隨后,胡適各種場合發表演說,鼓吹“民主社會中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言論自由。”號召人們利用一切機會爭取言論自由。第二年1月16日,蔣介石設宴為胡適餞行,胡提出臺灣沒有言論自由等問題。胡的意見相當尖銳,但是蔣介石卻能夠接受。這一點,從他當天的日記中可以看出:蔣公約我吃晚飯,七點見他,八點開飯。談了兩點鐘,我說一點逆耳的話,他居然容受了。我說,臺灣今日實無言論自由。第一,無一人敢批評彭孟緝。第二,無一語批評蔣經國。第三,無一語批評蔣總統。所謂無言論自由,是“盡在不言中”也。我不知道老蔣請胡適吃飯到底圖的是什么,你不趁機好好教訓這個家伙也就罷了,還要聽他絮絮叨叨批評自己,這不是花錢買罪受嗎?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老虎机压王打法